相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相纸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低调潜行的中国式互联网粉红经济

发布时间:2020-03-10 10:24:02 阅读: 来源:相纸厂家

A5交易A5任务 SE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

同性恋,在中国文化中,一直隐蔽而无声,而互联网的兴起,为这个本来压抑的群体找到了出口,也让一些关注这个群体的创业者,找到了创业的方向。

资本正在寻求来自LGBT(女同性恋者、男同性恋者、双性恋者与跨性别者)群体的商机。去年10月,国内最大的同性恋社交网站Blued(淡蓝)完成B轮3000万美元的融资,公司估值达3亿美元,而另一个同性恋社交工具ZANK在不久前宣布用户过千万。

BAT也在低调表达对粉红市场的兴趣。随着同志的社会角色逐步凸显,围绕他们展开的经济活动,被商界特指为粉红经济。今年2月14日,淘宝和Blued共同举行了一次活动,不但售卖5条前往同性婚姻合法国度的旅游线路,而且遴选出10对同性恋伴侣去美国洛杉矶结婚,阿里承当所有费用。腾讯则在为Apple Watch设计的版本中,提供了意味同性恋的彩虹旗选项,这也被外界解读为默许支持同性恋社交。

中国互联网公司率先表达对LGBT群体的善意,也许与这个调查结果有关,2014年8月7日,在Blued、上海同志商务金山社群营销视角(CMI)与20余家同志组织机构共同发布的《首届中国LGBT群体生活消费指数调查报告》中显示,科技、IT、互联网行业是LGBT人数最多的五个行业之一。

同性社交网站Blued:目标纳斯达克

北京朝阳区一个安静的艺术社区中,楼下两扇涂成天蓝色的大门紧闭。匆匆途经的行人,并不会朝这里投来多少过剩的眼光。

但到了周末,这里又是另外一番热烈景象。从早上9点开始,排起长队的同志群体等候在门外,等待着免费的血液检测。戴着徽章的工作人员不停穿梭在其中,等到检测终了便将一份份检测结果递到他们手中。

这项由国内最大的同性恋交友网站Blued(淡蓝网)发起的公益服务,至今已延续超过一年时间。Blued创始人耿乐对《IT时报》记者说,自己有点像当代愚公,通过点滴的努力,去延续改变社会对同性恋群体的偏见与轻视。

耿乐最近很忙,5月19日,他刚刚在日内瓦联合国欧洲总部,就Blued如何利用信息技术与政府合作,推动艾滋病防治工作发表了一场演讲。今年以来,耿乐马不停蹄地带着团队在世界各地奔走,扩大淡蓝网的国际市场。2月,在全球第一个支持同性婚姻的荷兰,淡蓝网发布了全英文的国际版本。美国东部时间4月24日,Blued作为唯一一家受邀的中国科技公司,耿乐带着几位创始人、投资人在美国纳斯达克敲响钟声,计划将这个已具有上亿同志用户群体的社交软件,带上美股市场。这也是纳斯达克表达对LGBT企业支持的一个特设环节。

为了努力改良LGBT群体的生活、工作环境,耿乐试图推动每个细节的改变。每周末定期开放的免费血检,已在全国开放三个大型试点,这也是Blued面向社会推出的首个公益性质服务。如今,他们已和当地的疾病控制中心展开良好合作,在LGBT群体中普及基础健康服务与知识。

互联网公司尚缺少包容的文化

包括耿乐在内的粉红经济创业者们,对同志这个群体非常坦率。采访进程中,耿乐不停强调异性恋这个词语,试图让社会给予LGBT群体以同等的眼光。

耿乐告知《IT时报》记者,公司共有87人,愿意公然身份的LGBT员工大约占到80%,淡蓝对LGBT员工和异性恋员工等量齐观。虽然在中国同性婚姻还没有取得法律上的认可,但淡蓝的LGBT员工结婚,公司一样会依照法律中有关异性恋结婚的规定,给予员工无差别的婚假。

但是,更多的LGBT们,很难享受到与异性恋一样的福利,即便是在相对开放的互联网公司。

丽萨(化名)是lesbian(女同性恋者),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做市场和行政助理。因担心舆论压力,选择半出柜,除父母和较好的朋友外,职场上没有同事知道她的性取向。丽萨告知记者:没遇到真正的朋友,不会出柜,虽然人们对LGBT的态度趋于包容和理解,但更多的人是不理解,舆论压力太大,让人喘不过气。就像她的微信签名:现在的苦难总有办法解决,如果结局不好,那是由于还不是最后。

丽萨所在的公司至今无人公然出柜,公司也没有面向LGBT群体的职员培训和内部政策。关于爱情与婚 姻,丽萨其实不奢望自己能享受婚假。

木木是上海某著名软件公司的Java程序员,记者通过同志交友平台找到他。木木告知记者,为了隐藏自己,会刻意模仿男同事的言行举止,网络上的我才是真实的我,人们的思想观念还很守旧,父母都不认同我,何况是同事?

事实上,LGBT员工的培训及福利机制在国内还是个崭新的话题,没有先例可以鉴戒,即便是在HR岗位的LGBT员工,也不知道如何争取同等权益。大部分企业趋于守旧,不愿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如何让LGBT人士有一个健康的工作环境?毕信乐认为,企业首先要明确制止针对性取向轻视的政策;其次是将LGBT纳入职员培训,明确包容残疾人、不同性别和性取向的人,如果遇到问题,可以找人力资源部门维权;最后企业内部应当有让LGBT成员发出声音的小组,这三点是最基本的。

不过,耿乐认为,虽然国内的互联网公司在公司章程里没有明显提到保护LGBT群体的政策,不过一些互联网新闻类门户巨头,对LGBT群体总体上还是善意的,常常能看到一些同性恋话题的报导,一些网络公司的招聘简介里也会注明,不论弯直欢迎加入团队的字眼。

程序猿中群体比例较高

中国的企业面向LGBT群体的企业文化还比较空白。毕信乐操着一口流利的中文,对《IT时报》记者说道。

4月25日,上海新天地朗庭酒店举行了一场特殊的招聘会,这是中国首个面向LGBT人群的招聘会,吸引了400多名LGBT人材参加。主办方是上海同志商务,毕信乐(Steven Paul)是该平台的创办人。

在中国生活超过9年的美国人毕信乐,对同志话题其实不忌讳。他在刚来到中国时,发现身旁的同志朋友们都在苦苦隐瞒自己的身份,回避GAY这个辞汇在职场上带来的难以忍受的为难感。2013年,毕信乐成立了上海同志商务,希望通过公然亮相,改良LGBT群体的工作环境。

这次招聘会,上海同志商务约请了150家企业,终究只有17家参与,有90%的企业未应邀。除淡蓝网、看准网等合作伙伴外,前来的14家企业均是外企,这让毕信乐多少有点失望。

民营企业的管理层观念比较守旧,我们没有熟人,与他们交换合作还需要时间。毕信乐告知《IT时报》记者,在寻觅应聘企业进程中,被谢绝和不理解是常有的事儿,对中国的民营企业包括一些大型互联网公司谢绝参加招聘会的缘由,他也能够理解。

但是,一个基本取得认同的事实是,互联网企业中,LGBT的群体占比相对较高。在全球创新中心硅谷,每一年都有各大科技公司参与的同志自满游行,苹果CEO库克不仅是积极参与者,更在去年10月公然宣布出柜(承认自己同性恋身份)。ZANK去年进行了一次调查,随机抽取的15778个样本中有11%的男同工作行业是IT和互联网,除还没有明确行业的学生种别以外,高于其他如律师、建筑等所有行业。ZANK是近两年来发展迅速的同性恋社交运用,其团队来自新浪、百度、京东等互联网公司,大多都是同志, ZANK CEO凌绝顶本人也不例外,2006年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硕士毕业后,凌绝顶一直在互联网企业工作,他告知《IT时报》记者:可能由于互联网人数多、基数大,工作氛围相对轻松,大家容易出柜。

2013年,凌绝顶离职创业,5月ZANK上线。

William(化名)是苹果公司的Training Manager,5月初,被派到日本的零售店工作。在上海,William在团队中公然出柜。即便到了日本,也没有刻意隐瞒同志的身份。

William 告知《IT时报》记者,科技、IT、互联网行业领域对LGBT更加包容,苹果零售店有很多85后和90后的同志,他们比较OPEN(开放),公然出柜的比较多。我老板是美国人,不会觉得LGBT有甚么奇怪。但我上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合资企业,同事对LGBT还不太能接受,我只能撒谎说女朋友在国外,把自己隐藏起来。

粉红经济推动文化认同

对中国的LGBT群体到底有多少人,常见的说法是7000万。这个数字来自于一个大体的估算,即根据国际通行统计标准,大约有5%左右的人群是同性恋,而中国有13.5亿左右的人口,姑且不论这类算法是不是正确,但就商业而言,粉红经济的巨大潜力正日趋被关注。相比异性恋者,LGBT群体的家庭负担较小,对生活品质的要求较高,在文娱、健身、旅游、服装等各方面都会投入大量资金。

根据Wietck Comb的调查,成人同志群体具有高达每一年6000亿美元的消费能力。在美国费城,人们发现每在同志旅游市场投入1美元,有可能带回153美元的直接经济消费。

在资本的推动下,专注于粉红经济的互联网公司发展迅速。2014年2月,Blued取得清流资本千万元人民币A轮投资,10月再取得国际投资机构DCM的3000万美元B轮融资。上线于2013年5月的ZANK,在2014年7月也收获了2000万元的A轮融资。

资本界看重的是此领域背后巨大的投资回报。LGBT资本公司(LGBT Capital)创始人保罗汤普森曾表示,中国的同性恋市场价值高达3000亿美元,仅次于欧洲和美国。

耿乐认为,虽然商家对同性恋者的友好不一定出于政治和道德目的,仅以商业斟酌就能有丰富回报,但连带作用是能让社会变得更好。所以,对粉红经济和同志权益其实不应当问鸡生蛋还是蛋生鸡,两者其实是相辅相成、互利共赢。

重庆可安必化工有限公司

中谷石化(上海)有限公司

卓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卓睿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