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相纸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电视剧第一大国是否实至名归

发布时间:2020-07-13 16:32:31 阅读: 来源:相纸厂家

央视热播剧《幸福来敲门》剧照

中国又得了一个世界第一,这本该是个令人欣喜的消息。但看着电视屏幕上那些粗制滥造的国产电视剧,实在让人高兴不起来。“再没有一个国家,能够有我国电视剧发达的了,其制作数量之多、品种之丰富、播放之密集,均令人叹为观止。”作家肖复兴如此评论道。

2000年,广电总局的一道“关于在各电视台黄金时段禁播境外(包括港、台)剧”禁令,虽然让原本低迷的国产电视剧市场迅速复苏,电视剧生产数量急剧增加,为今天的第一大电视剧生产国奠定了政策基础,但也从此改变了很多人的收视习惯。让港剧、韩剧与美剧爱好者们从电视机前转移到电脑前。很多人每天深夜都在电脑前苦等,为的就是能第一时间看到最新的境外电视剧。

早在2007年初,广电总局电视剧司副司长王卫平就公开说:“中国电视剧的年产量是世界第一,但质量不高。为保护国产剧,国家出台了政策,包括进口剧不许在黄金时段播,但质量还是没有明显的提升。不说和美国、欧洲的电视剧相比,仅仅和韩国比,人家的制作水准够我们追几年的。韩国电视剧年产量不到2000集,但是人家能红遍亚洲。 ”时至今日,在政策襁褓下过活的国产电视剧依然保持着数量上的优势,可在质量方面仍然让人没法乐观起来。

2月28日,中央外宣办举行新闻发布会披露:2010年中国电影故事片产量达到526部,比2005年翻了一番,进入世界前三甲;电视剧产量达1.4万集,始终稳居世界第一。这些数据以绝对体量取胜,但却无法掩盖表面繁华下的贫乏。

近年来,国产电视剧的类型和题材发展大体齐备,许多热门电视剧收视率也不错,但从剧作内容和制作质量来看,显然仍有待于提高。就拿最近热播的《宫》来说,别看又是古装剧又是穿越剧,拆开画皮便可以发现这部电视剧其实不过是个小三剧、争宠剧。精神虚脱只是这部电视剧的软肋,不讲专业才是其致命的地方。这部电视剧无非借了个清朝宫廷斗争的外壳,存在诸多历史常识之错误也不苛求了。可当看到一个小太监不仅爱上了皇妃,还可以在这位妃子葬礼上捧着她的塑像公然痛哭流涕,我真想穿越过去扇他一巴掌--当然,这肯定是导演和编剧的问题。

虽然并不是所有国产剧都存在上述问题,但不敢正视时代、不讲专业主义确实是许多国产电视剧的共同弊病。对于一部电视剧,最基本的要求是至少要拍得 “入戏”,也就是要具备专业精神和素养。当然,这几年也出了不少值得一看的好电视剧,例如《士兵突击》、《武林外传》、《潜伏》等等,但不得不说,国产电视剧的整体状况仍然不如人意。

作家肖复兴在回顾2010年中国电视剧时表示,2010年电视剧在关注现实方面,显得浅尝辄止。以《医者仁心》为例,大声呼喊出来的说教和大团圆式的收尾,让本可以充满生机与活力的现实主义有些泄劲不大给力。

对文学借鉴的重视,又自以为比文学高明,是这一年电视剧创作所呈现出的矛盾状态。《岁月》对比原小说《沧浪之水》,多了温情,少了苍凉,多了柔韧,少了力度,特别是结尾,小说是真实的下滑;电视剧则是虚拟的拔擢,都使得电视剧本身水土流失而减弱了现实主义的力度和深度,问题在《手机》和《茶馆》中同样存在,至于新版《红楼梦》离原著相距更为遥远。这样对于文本的偏移和缺失,直接影响电视剧本身的质量,正如美国大众文化研究者费斯克教授所指出的那样:具体文本的贫乏性导致了它的短暂性和重复性。

类型化是电视剧与生具有的模式,特别是近年来颇受欢迎的谍战剧、家庭剧、偶像剧和民国剧几个品种,发展空间巨大。只是如何让谍战剧脱离固有的模式、让家庭剧更富有人间戏剧的大气象,让偶像剧胜过韩国偶像剧,让民国剧别再在几个姨太太之间周旋,别再囿于张恨水式的鸳鸯蝴蝶间飞舞,还有很值得探索的路去走。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中国电视剧确实有一定的进步,出了不少优秀的作品。但大多数电视剧还是缺乏吸引力,有的采用太过传统的情感主线,比如《大嫂》、《媳妇的美好时代》、《幸福来敲门》; 而有的为了突出戏剧效果忽略其历史背景,比如《宫》、新版《三国》。我最喜欢的还是美剧,充分展示了编剧的想象力,让人大呼过瘾!——陈耀

也许是思想上的禁锢没有完全破除,对人性、对生活的认识不够自由、不够深入,或有所顾虑。更多地考虑了商业性。——杜慧仪

话说,国产电视剧看好的还是那些古装大剧还有偶尔的从销量不错的小说改编剧本的电视,另外的那些电视剧我一看剧照一看场景就觉得想吐血,一点耐心都没有。一说狗血的剧情,再者那些劣质的装束,真是让人觉得无语至极。——杨文

相比《渴望》那个年代,国产电视剧进步了不少,只是步子慢了些,加之列强来袭,更显得单薄与脆弱。美剧、日剧、韩剧特色鲜明,类型齐全,目标群体划分的也很清楚,市场化运作相对成熟,自然更具竞争力。反观我们的电视剧市场,最大的问题恐怕是我们的审查制度,老百姓喜欢的政府不一定喜欢,比如《蜗居》引起了那么大的反响,但却在一些重要的电视台被停播。电视剧市场背后若隐若现的那把大剪刀,恐怕才是悬在众多导演、编剧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西铭

国产剧我看的不多,在我看过的为数不多的几部国产电视剧中,我个人认为在弘扬主旋律这类电视剧方面,内地做的比较好,比如说《任长霞》、《戈壁母亲》等这种电视剧在宣扬思想上确实能够给人很深的体会,营造出英雄的形象很真切,既高大又亲近,可能这是我们的政治气氛上影响的。在家庭伦理片上面我就拿《幸福来敲门》说,片子塑造的人物情景都很有条理自然,故事情节观众身同感受,但有点虎头蛇尾,电视剧最后的结尾过于仓促,情节交代不完整。内地电视剧产量是很大,但是题材种类远远不及国外电视剧种类,广电总局在电视剧题材上的限制应该放宽,给观众更多的视觉享受。——高欣婷

其实中国不必妄自菲薄,韩剧虽然产量高,收视率也高,尤其出口到中国后得到大批粉丝追捧,但质量和精神境界堪比烂片之最,冗长又纠结于青年男女的爱恨情仇,结尾俗套,男女主角过于缠绵,韩剧在大陆市场的口碑早已远远低于国产电视剧。不过国产电视剧相对于美剧来说,的确差一个档次,打着保护国产电视剧的幌子来限制黄金段的外来剧,这点着实是不自信的象征。这样得到的“电视剧第一大国”也来得不光荣。——胡倩

不看电视剧已经很多年,不知道是变得成熟了,还是现在的电视剧质量越来越烂了。即便是看电视剧,也是寻找几年前的电视剧看,如《士兵突击》、《玉观音》等等。感觉现在的电视剧看了开头就能猜中结局,没有一丝悬念性。只能说现在的人越来越功利了,几个月就能造就出一部电视剧了,对于其质量也很难去相信。——程鹏丽

国产电视剧大部分都是惨不忍睹,俗不可耐,来来去去都那么几类,没什么新意,拿名著改编的电视剧来说,实在是跟原来的名著没什么关系了,只是借一个名而已,还有就是那些令人恶心的韩剧和台湾剧,竟然也拿来模仿,兼职让人很无语,借用一个词就是,中国电视剧编剧的脑残带来了一大批中国观众的脑残,的确是比较悲哀的。——龙在天

关于产品,不能够仅重“数量”而忽视“质量”。其实我们这样子批判国内某些滥俗作品是很残忍的,因为在我看来,每部作品都或多或少地融入了太多人的汗水与智慧,只是后来会因为观众的思想层次不一样或者因为剧目发展到最后背离了原始的初衷,但我们都不能否认这部作品它存在的意义。好的电视不会是一朝一夕就制作出来,需要很多因素的配合与打磨,而我也相信,我们现在缺的并不是电视剧的数量与种类,而是能在这一堆电视剧中可以有值得借鉴与学习的作品,供电视业真正地得以辉煌。——于瑶瑶

我是一个电视剧迷。虽然看得出来有很多纰漏,但是看多了也就麻木了。大部分的电视剧,对于它的剧情发展,几乎都能猜出个七八分,有时候真想有出人意料的时候,可是真正有的时候好像又不太满意剧情的安排。中国电视剧高产,主要还是中国市场大,需求大。但是广电总局可以提高质量控制数量啊,不审批不就行了。——汪兰

只图数量不求质量,求个第一,又有何用?——贝拉

又弄了个“第一大国非第一强国”的尴尬。关于我国电视剧整体水平上不去这个问题,我认为最大的原因在投资人和导演那里。大家知道投资电视剧的一般是比较保守的,没啥艺术情结,就单纯作为一个投资渠道,所以不愿意尝试新东西。其实市场中飘着很多好剧本,但无人问津,类似《士兵》《团长》那种真的算是奇迹了。第二个是导演,这和中国人的好大喜功有关系,拔尖的人都去搞电影了,电视成为了谁也不愿意问的残羹冷炙。——马超

国产电视剧已经以《宫》为前锋刷新了国产剧质量的下限,观众已经到了对于剧中历史基本正误不予批评的地步,但是它一次又一次不合情理违背逻辑的剧情实在是令人无法忍受。再看看新红楼,新三国,看的人就差蹲电视跟前哭了。作为一个不爱看境外剧的观众实在是难以表达这种痛苦,遍寻电视剧无果的情况下已经把《康熙王朝》看了四遍了啊四遍了!其实电视剧是一个剧组人员充分发挥自己才能的大平台,这种事情上就不要盲目求快了,正经拍一部能看的剧吧,哎。——杨弼麟

剧本是电视剧之魂,那么编剧就是电视剧中最核心的人物,一部剧的编剧队伍是很壮观,分工明确,各司其职。在大陆,基本是编剧一个人包圆,有时候忙不过来就找枪手,挂上自己的名头。在美国,编剧的地位很高,导演只是对剧本的二次创作,很少能改动剧本。在中国,编剧基本臣服于投资方、导演、大牌演员,想改就改,想加戏就加戏。最后电视剧生产市场是个竞争的市场,但播出平台却又是一个极度垄断的市场。只要渠道关系过硬,再烂的片也能卖出去,卖出去就能赚钱,收视率跟制片方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创作、制作、流通这些环节就是如此纠结地左右着国产电视剧的质量。——笔笔的笔

只有“量”没有“质”,如此这般的电视剧,谁愿意去看呢?在编剧不愿意专心写本子,导演不愿意一心一意做事业的前提下,就算我国成为“宇宙电视剧第一大国”,没有市场、没有观众,又有何用呢?——李特

我很久不看电视剧了,感觉很浪费时间,当身边的人都在谈论什么奋斗蜗居潜伏的时候我都在一边呆若木鸡。都说韩剧怎么怎么好看,美剧怎么怎么精彩,台湾偶像剧也很受少男少女的追捧,好像中国内地真的没什么好说的。我小时候喜欢看大陆翻拍的金庸的武侠,成天成天守着电视看,当时就是痴迷于小说里面的那些武功秘籍啊什么的,不过大陆一直在模仿别人,什么火什么赚钱就拍什么,所以烂片一大堆,“电视剧第一大国”说起来是滥竽充数抵来的,根本名不符实,说起来挺丢人的。——张欢

“第一量国”可说,“第一大国”难言。中国的电视剧有架子,有演员,有投资,但总是少了一点能渗透人心的力量。或许这与整个社会的浮躁不无关系,静不下心来欣赏自己的工作,就很难做出精品。——夏阳

不只是电视剧,就拿近两年的一些翻拍版影视作品的集体性来说,这个行业仿佛走入了一个怪圈,电影完了拿来拍电视剧,电视剧完了拿来拍电影,这不得不认为是影视行业这个精神领域的喧嚣与浮躁。随着社会的发展,除了物质文化的需求之外,更需要更多更好的影视作品呈现到观众的视线。——李斐

第一总归是好事,但是也反映了种种问题。首先,电视剧数量多,内容丰富,其质量也第一吗?除了爱恨情仇,又拍出了多少令人难忘和认可的经典?其次,中国电视剧的泛滥,对文化,对原著,对大众的冲击力也就相应加大,造成小孩、学生和青年人因对电视剧的痴迷,不利于其精神文明,浪费了大量的时间;第三,电视剧上不了一个高档次,而且题材大同小异,美女帅哥同台演出竞夺众人眼球,没有一部别出新裁的有意义的片子,这不仅是导演和演员的问题,更大是关于剧本的异曲同工之妙;再者,应该鼓励新作,让电视剧第一,数量和质量能达到名副其实!——刘鹏飞

九江制作工服

德州西装设计

广西定制工作服

邢台西服定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