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相纸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希望根据铁矿石品位来确定谈判价格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9:59:27 阅读: 来源:相纸厂家

希望根据铁矿石品位来确定谈判价格

由于力拓案,中国与三大矿山之间的铁矿石谈判进展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和重视。“在中央的工作会议上,协会代表是第一个发言的。”7月31日,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下简称“中钢协”)2009年第三次行业信息发布会结束后,中钢协常务副会长罗冰生对本报记者表示。

目前,中方谈判阵营兵分两路,一方面,中钢协正组织钢铁企业与三大矿山进行“异常艰难”的谈判,另一方面,中国大多数钢铁企业正以日韩与矿商达成的协议价作为“临时价格”来进口铁矿石。

罗冰生在就力拓案表态时对记者表示,中国与澳大利亚依然是唇齿相依的关系。当前,澳矿进口量依然在继续增长。

7月30日,南京钢铁联合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思明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从企业的立场出发,讲述了行业现状。

此外,整顿铁矿石贸易秩序提上紧急日程,“协会开了无数会议讨论这个事情”。而此次整顿政策的“中心思想”,就是统一现货矿和长协矿价格,按照中钢协秘书长单尚华的说法,一旦形成了“统一价格”,将建立中国铁矿石进口市场的“新逻辑”。

这注定是一场艰难的整肃运动,但“不做不行”。

澳矿进口量依然在增长

《21世纪》:上海安全局已经表态,力拓员工胡士泰等四人由于窃取钢铁行业机密被捕,对于这个案件,中钢协做了哪些工作来配合调查?力拓案有没有对铁矿石谈判造成负面影响?

罗冰生:作为钢铁工业协会,我们有几个基本态度。

第一,国家执法部门按照中国的法律正在执法,对这项工作,我们是完全支持、完全赞同的。

第二,我们认为,胡士泰等人的问题属于个案,该事件对协会的各项工作没有造成任何影响,目前,协会的各项工作正在积极地开展,包括国际铁矿石价格谈判工作,也正在积极推进。

第三,这件事情也告诫我们,要加强协会各项工作过程中的保密教育和保密工作。目前,我们正加强保密教育工作,来维护行业和企业的经济安全,防止重要信息泄露。

第四,作为协会,我希望媒体不要对这件事情过分炒作,由于执法部门正在执法办案,相关信息将由国家执法部门及其它部门发布。

总的来说,中国和澳大利亚间是互补关系,我们必须向澳大利亚进口铁矿石,而澳大利亚的铁矿石也离不开中国市场,我们希望通过中澳双方努力,来维护双方的贸易利益,这是我们共同的目标。

《21世纪》:有报道说,力拓事件发生后,澳矿进口比例呈下降趋势。

罗冰生:目前,澳矿进口量没有下降,依然在继续增长。

杨思明:下降?没有下降,仍然在进口。目前中国进口矿的比例是70%,澳矿占进口量的一半以上。

《21世纪》:力拓事件折射出我国铁矿石贸易秩序混乱,目前,协会在整顿铁矿石贸易秩序上,正在做哪些工作?

罗冰生:目前,这个问题大家都比较关心。对于整顿铁矿石贸易秩序的措施,我们正在开展的工作归纳为四项。

我们要严格实施进口铁矿石代理制,该制度自今年推行以来,执行情况始终不令人满意,从国际上来讲,除了中国,其他国家进口铁矿石都实行代理制,为什么中国不可以呢?

同时,我们希望在实行代理制的同时,按照铁矿石谈判惯例,由供需双方谈判后确定的价格,作为全国统一价格。我要强调一点,所谓统一价格,指的是供需双方通过积极的谈判后确定的,所有企业都要执行这个统一价格,而代理商应该按照国际惯例,收取3%-5%的代理费,这样,防止同一产品实行两种价格,避免人为炒作。

另外,我们在积极推进对进口铁矿石实行备案登记制度,企业要通报进口铁矿石的数量和流向,为什么要做这个事情?就是要执行国家的产业政策,防止进口铁矿石流向那些污染高、应该淘汰的落后产能。

我们还强调,在我们要保持稳定的进口铁矿石进口总量的同时,希望国家支持和鼓励国内矿山加大开发和利用力度,要保持国内铁矿石总量平稳较快地发展。

《21世纪》:有报道说,中钢协将把有铁矿石贸易资质的企业减少至5至10家?

罗冰生:从我了解的情况看,对铁矿石贸易资质的审核,还在进一步调查当中,我没有得到任何关于把进口铁矿石资质压缩到5至10家的意见,也没有任何人向我们提过这个建议。

将根据铁矿石品位定价

《21世纪》:你讲到中钢协要统一进口铁矿石价格,如何统一呢?是不是原来在现货市场销售的矿石,比如印度矿和南非矿,也将参与谈判?

罗冰生:目前的谈判,我们希望按照铁矿石干吨度(铁矿石的纯度),也就是铁矿石品位来谈。不同品位的铁矿石,价格不一样,同一品位的铁矿石,价格必须一样。价格将通过供需双方谈判达成。

《21世纪》:请谈一下铁矿石谈判的最新进展?

罗冰生:谈判是在保密的情况下进行,具体细节无法透露。但是,协会对谈判有几个态度。

首先,国际铁矿石价格谈判,目前仍然在继续进行,我们希望能得到一个合理结果;其次,我们希望通过努力,来建立双赢的进口铁矿石定价机制,这个机制必须符合供需双方的共同利益;再次,我们不赞成,并且反对在国际铁矿石贸易当中的人为炒作行为和垄断行为。

杨思明:我只能说,中国铁矿石谈判,应该完全按照钢铁工业协会的要求来组织,不能违背协会规定,只有协会能代表大多数企业的利益。

《21世纪》:铁矿石谈判正在进行,而钢厂进口铁矿石并没有停止,他们按照什么价格来进口?

罗冰生:目前,钢厂按照一个临时价格来进口铁矿石,但我们一定会将供需双方共同确定的价格,作为统一的价格,这是基本原则。

杨思明:根据协会规定,我们按照矿山与日韩企业达成的价格进口铁矿石,等中国价格谈下来,再多退少补。

钢铁行业细则或9月底出台

《21世纪》:目前,工信部正对钢铁业进行调研,并制定一系列行业细则,中钢协配合做了哪些工作?

罗冰生:目前,工业和信息化部正在积极地组织制定政策,一个叫做淘汰落后产能的退出机制,或者条例;第二个是要进一步规范和推进行业兼并重组;第三,将对国内钢铁产品的标准进行规范,比如,我们强调取消二级钢筋等。这些政策或条例,协会在积极配合工信部,计划在9月底前会推出。

《21世纪》:淘汰落后产能的紧迫性已经凸显,做了哪些实质性工作?

罗冰生:在淘汰落后产能时,我不赞成“上大压小”的说法,我们要坚持钢铁行业结构调整的基本方向:钢铁行业和企业要强化科技创新和技术改造;要加大淘汰落后产能的力度,小转炉、小高炉、小轧机等是必须淘汰的;推进钢铁企业的改革,特别是钢铁企业的联合重组。

此外,要特别防止利用淘汰落后产能之名,进一步扩大产能。

杨思明:中央可能会出淘汰落后产能政策,但中央的政策和地方利益有一定冲突,地方钢铁企业,包括落后产能企业,往往是税收大户,因此,中央政策会不会见效,这是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落后产能企业承担了社会责任,与社会稳定密切相关,这个矛盾如何处理?

第三就是产品需求与处理落后产能要相配套。比如螺纹钢需求旺盛,但这些产品是落后产能的企业生产的,现在把螺纹钢的落后产能都淘汰,可能导致螺纹钢价格大涨。实现配套的难度是非常大的,关系到国民经济的协调。

丝袜制服

大胸人体艺术

成人美女图片

情趣制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