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相纸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全球经济复苏中国经济未来路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7 21:07:31 阅读: 来源:相纸厂家

全球经济复苏中国经济未来路

在日前出台的经济数据存在诸多分歧的背景下,全球和中国的经济增长前景如何引发关注。日前在由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卓越·国购发展专项基金/卓越发展研究院主办的“2014年世界和中国经济发展论坛”上,与会者认为,欧美已经在复苏的轨道上,但是中国经济发展仍然面临着许多挑战和风险,与此同时,中国也应该允许较低增长的“新常态”。

沈建光:

中国会继续降准

“中国现在不可能降息,会选择降准来增加贷款供应。”瑞穗证券亚洲公司董事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认为,中国接下来的货币政策依然可能会采取降低存款准备金率来增加贷款供应。

当“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成为发达经济体普遍采取的动作模式时,作为新兴市场重要的经济体的中国自然也不会置身其外。沈建光认为,中国经济发展外部环境面临着许多挑战,金融危机留下的阴影依然存在,全球主要央行大量印钱致流动性泛滥的过程远未结束。具体来看,美国依然保持其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欧洲央行已经实行量化放松,并实现了负利率;日本、英国也是如此。全球主要四大储备货币发行国都在拼命印钱的时候,人们似乎已经习惯了印钱是正常的。一旦谁先退出,还有人站出来批评刺激措施不能退得太快。看一下新兴市场国家,巴西、俄罗斯等国家的发展速度还不如发达经济体。

中国自身经济状况如何?沈建光称,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的拐点已出现,两年来出现的最大变化就是消费超过投资成为推动经济增长最大的动力,第二产业增速低于第三产业。

今年中国经济在去杠杆的同时很多结构性的改革措施不配套,因而使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大量存在。沈建光分析认为,中国现在不可能降息,因为贷款利率已经全部放开了。存款利率还有上浮部分的管理,但比较一下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产品利率,降息就是降存款利率,这似乎不太现实,“所以,现在的选择就是降准,用降准增加贷款供应”。

沈建光说,中国近几年金融改革很快,但财政政策和国企改革没有那么快。所以在利率市场化的情况下,上半年出现了经济下行、利率反而上升的结果。沈建光对下半年似乎比较乐观,原因一是来自此前的政策放松效应,其二就是接下来的改革效应。

石良平:

现在的数据组合是平衡

投资在减缓,要不要担心?是动力不足,还是中国经济结构调整中的一个动作?上海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石良平认为,现在的主要经济数据是“梦幻般的组合”,是过去经济过快增长时我们一直所追求的经济平衡。

上世纪90年代有一种经验之谈,就是中国经济增长率不能低于8%,低于8%就马上出现就业问题,所以经济要“保8”。

而现在的情况是,当中国经济增速低于8%的时候,并没有影响到就业,而且还出现劳动力工资上涨的情况;目前的物价指数,也处在非常好的状态,2%,3%左右;从进出口数据看,尽管现在出口下降比较快,但依在存在贸易顺差,至少在进出口方面保持了一个平衡。

但当过去中国经济处于非常高速状态的时候,一些数据是非常不正常的。石良平称,看一下现在中国的经济增长、就业、物价指数和进出口这四项数据,其实就是我们曾经一直认为的经济平衡。

也许,争论中国经济高一点还是低一点似乎真的没有意义。以前我们没有这种数据的时候,一直追求;当有了以后,有人觉得很害怕,担心经济下降会不会影响到未来的经济增长。石良平认为没有必要如此担心,“我对经济是持乐观态度,我们追求的就是这个。”

石良平认为,在那些起起伏伏的数据背后,展现的是中国投资结构的变化,而且是向好的方向的转变。数据显示,一般制造业、房地产业的投资在下降,但是信息产业以及金融业等高端服务业的投资增速依然保持平稳,说明投资结构正在向一个比较好的状态走,下降是那些不是很需要的,或者是产能过剩的部分。由于第三产业投资增长,去年第三产业增长速度首次超过第二产业,证明中国在调结构方面基本达到所要调控的目标。在石良平看来,中国经济正处在良性循环的轨道上。

Alfred Schipke:

中国应默许短期内低增长

2014年确保7.5%的GDP增速早已成为中国的官方目标,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驻华首席代表Alfred Schipke则建议中国默许短期内较低的增长率。

“因为诸多短期措施造成强劲的信号影响,推测中国今年的增长率为7.5%,与政府的预期将保持一致,但建议中国默许短期内较低的增长率,创造一个可持续的、环保的中期增长率。” Alfred Schipke近日表示。

他认为,较低增速导致的溢出效应短期内也许有害,但长期来看对中国及世界经济有利。中国必须要进行短期和长期的平衡,避免脆弱性进一步堆积而拖累未来发展。他建议2015年,中国目标范围增长率最高为7%。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曾首次确定2014年经济增长目标为7.5%左右,当时对“左右”二字的解读集中在使中国经济得以有回旋或下探的余地。

然而,对于中国领导人近日关于经济不会“硬着陆”的表态,分析人士认为这一方面强化了市场对下半年中国经济的信心,但也引来各界对政府过度刺激经济的担忧。

Alfred Schipke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中国可将2015年以及中长期的经济增长目标设定在6.5%~7%的区间,在一个动态的经济体里,增长应该是有所浮动的,因此中国未来的增长目标应该是一个区间,而不是一个具体数值,这同目前有所区别。

此外,他也强调中国的结构调整必须继续推进。而在调整期间,需要对部分存在产能过剩的部门进行限制,将更多的资源或资本向其他表现较好的部门转移。

连平:

现在的问题是经济风险

中国经济现在的焦点问题是什么?“是风险。是中国经济的风险,从这一阵子三年两个7.7到今年到7.5左右,其实我们看到的风险的因素是逐渐地暴露。”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微博)近日对中国目前的经济状况进行分析。

连平认为,当前经济增长往下走的压力越来越大,问题逐渐暴露出来,而目前中国经济存在三大风险,并且不得不引起关注。首先就是中国连续28个月通缩。中国经济在90年代以来,经历过4次通缩的过程,工业和制造业领域,最长的一次是亚洲金融危机之后,31个月,这次已经到了28个月。可能还停不下来,也有可能这次过程跟最长一次差不多,甚至于超过它,而通缩则对整个经济的伤害很大,会抑制消费,抑制投资,对未来经济运行持续产生较大压力。

其次就是房地产风险,最近房地产投资增速回落极其惊人,估计三季度是回落的最高点,四季度回稳好一些。现在政府加大基础设施投资,包括棚户区、铁路这方面的投资对冲,恐怕全部对冲难以做到。按照相对比较乐观的测算,对冲之后整个投资的增速会在18%左右。去年底是多少,19.6%,今年又下来了1点几个百分点。而且是在政府启动了相当多的投资,基础设施投资项目之后才能够对冲达到这个水平,其实已经是比较明显了。要么你就启动更大规模的这类投资,但是不允许,从长远利益来看不应该这么做。

最后一个风险就是市场上的违约风险现在慢慢开始显性化。集中在两大领域。第一是信托产品,去年年前大概都有十几例属于违约的压力,最后有各方面因素参与下面把它摆平了。今年到现在为止明显增加,而且下半年我们认为可能压力还要大。

还有一个是在沿海地区,尤其是江浙一带,当然其他地方也有,福建、广东、山东、河南,甚至于一些内陆省份也有,叫做联保联贷,这个一弄就是一大片,几十家,甚至于上百家企业全都扯进去了。

连平最后强调称,随着经济增长速度进一步往下走,风险压力越来越大,目前这些方面风险正在由原来比较隐性走向一个显性化,这是我们必须要加以关注的。

河北安徽二手叉车

太原球阀

沈阳日本豆乳

西宁建筑租赁

相关阅读